网站首页 今日要闻 县区 热门视频 房产 汽车 财经 健康 生活 企业 乡镇 党政 教育 时评 历史 权威发布

法院认定违法移送公安被拒 黑龙江省代表疑涉案

【更新时间: 2019-08-13 03:13:39 来源:本站 点击数:251】【字号:

  10月23日,鸡西市滴道区人民法院在经过开庭审查后,对原告蔺文财与苏志国诉被告张有胜、郭金海排除妨害纠纷一案,作出了一份《案件移送函》。该法院认定,经审查系案外人所为,涉嫌构成犯罪,依法将有关材料移送至鸡西市公安局南山分局,要求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10月27日,记者随同原告蔺文财等人来到鸡西市滴道区人民法院了解情况。在该法院的立案庭办公室里,一名负责人对鸡西市公安局南山分局的做法大为恼火,“我可不管这个事,你找承办法官问去”。

  在法院的大厅里,一名承办法官告诉蔺文财,他们法官只负责移送材料,但公安机关不接收案件材料也不回复说明,还真是第一次碰到,“我们向领导汇报后再看下如何处理”。

  当天,对于上述法院经审查后认定的违法行为移送至公安机关但不予受理和立案查处的行为是否合法的问题,原告蔺文财等人又来到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检察院反映情况。

  一名柳姓检察官告知蔺文财,他们在此前已经对原告向公安机关报案,而公安机关以经济纠纷为由不予立案查处等问题给做出过回复。但对于法院认定涉嫌构成犯罪的案件移送至公安机关一事并不清楚,需要了解情况后再作答复。

  那么,对于法院将涉嫌构成犯罪的案件移送至公安机关应不应该受理和立案查处呢?10月30日,记者来到鸡西市公安局采访了解。该局宣传科的一名魏姓负责人称,他们接到上级宣传部的通知后才能接受记者的采访。当记者从鸡西市委宣传部出来再回到鸡西市公安局宣传科采访时,这名魏姓科长又要求记者去检察院和法院了解后才能采访他们门,记者对其提出质疑。在记者向其提供了鸡西市滴道区人民法院的“案件移送函”后,魏科长回复称,他自己也不知道案件的具体情况,在了解情况后再给记者回复。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资深的刑事诉讼法专家洪道德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五十五条“公安机关对于公民扭送、报案、控告、举报或者犯罪嫌疑人自首的,都应当立即接受,问明情况,并制作笔录,经宣读无误后,由扭送人、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签名或者盖章。必要时,公安机关可以录音”的规定,鸡西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拒绝接收人民法院移送的涉嫌犯罪的案件材料存在不妥。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王顺安教授也认为,如果公安机关拒不接收法院移送的案件材料时,当事人也可以考虑向法院提出自诉。

  今年52岁的苏志国,在1999年的时候,他个人出资购买了鸡西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城子河煤矿九采区九井(以下简称“九井煤矿”)。该煤矿位于鸡西市城子河区长青乡正阳村,后整合至鸡西矿业集团新城煤矿管辖。当时,苏志国以自己的名义办理了税务登记,拥有九井煤矿的100%经营权和对外合资转让及处置权。

  2014年11月7日,苏志国(丙方)因资金紧张无力继续对矿井投资改造,便与张有胜(甲方)、郭金海(乙方)签订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书》。

  协议约定,苏志国向张有胜与郭金海转让九井煤矿资产的65%股份(甲方占35%、乙方30%),转让款为3250万元。同时,转让款以投资的方式支付。先期投资约定,由甲方出资1000万元,乙方出资900万元,丙方的投资款由甲乙双方垫资,约定该款项全部用于九井煤矿的生产经营,专款专用。不足时,由三方按比例投资或融资、,直至九井煤矿达到生产条件。

  蔺文财告诉记者,他购买了九井煤矿3%的股权。他还说,苏志国与张有胜、郭金海签订协议之前,九井煤矿被估价达5000万元。经协商,苏志国将煤井65%的股份作价3250万元转让给张有胜、郭金海,然后三方再按比例投资生产和改造。按照股份转让正常惯例,协议签订后,张有胜与郭金海就应该支付苏志国3250万元股份转让款。然后,后期需要投资多少直至达到生产条件,三方均按实际比例再共同出资投入。

  但直至2016年1月前后,张有胜与郭金海一共只投资了2182万元,按照协议约定,其二人属于严重违约。随后,苏志国将其二人起诉至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诉求法院判令二被告承担未完成转让价款交付的违约责任和解除合同。

  被告张有胜、郭金海在诉讼中主张,虽然未向苏志国支付3250万元股份转让款,但毕竟向九井投资2182万元是事实,其行为不构成违约。因此,苏志国虽然对张有胜、郭金海只是在协议约定的3250万元股份转让款中仅投入2182万元的做法不满,但考虑煤价上涨、早日恢复生产是当务之急,经协商向法院撤诉。以此希望被告张有胜、郭金海依约交付3250万元股份转让款后再继续友好合作,按3人实际比例行使九井煤矿的事务表决权。

  但在苏志国撤诉后,张有胜、郭金海并未继续履行转让协议约定的3250万元义务。其二人声称,他们投资了2182万元款项,已经超出了协议规定的投资款1900万元。因此,他俩认为理应得到九井煤矿的65%的股份,并以此抢夺煤矿的经营权。

  经协商无果后,苏志国依照《合同法》的规定,在2016年7月13日,苏志国以书面通知的方式告知张有胜、郭金海解除了三人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

  事实上,在其二人接到解除股权转让协议的书面通知后并未提出异议,也未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行使其正当权益的情况下,协议应当视为通知解除。2016年7月25日,苏志国要求张有胜、郭金海撤离出九井煤矿现场,对投资款返还纠纷问题进行清算或者另行主张权利。

  不过,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张有胜、郭金海雇请多人强行进入九井煤矿擅自看管,干扰该矿正常生产作业,并将大门上锁,同时将100多名矿工驱赶出矿井。后来,苏志国哥哥苏志强被打伤,九井煤矿停业至今,损失惨重。

  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张有胜是黑龙江省代表,在鸡西市很有势力。记者在互联网搜索关键字时发现,张有胜为鸡西鼎胜煤炭销售有限公司、黑龙江珠江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有宣传资料称其为“鸡西市十大杰出青年民营企业家”、市级劳动模范、省总工会“三大工程创新能手”和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对于上述张有胜、郭金海雇人强占九井煤矿干扰企业正常生产的说法,11月10日,记者致电张有胜采访核实。张有胜称,现在还在法院打官司,“我说不清楚”。但郭金海却在电话中斥责记者,认为记者不应该采访他,“你采访我是啥意思,有事找我律师。”郭金海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