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今日要闻 县区 热门视频 房产 汽车 财经 健康 生活 企业 乡镇 党政 教育 时评 历史 权威发布

鸡西新城煤矿争夺战

【更新时间: 2019-08-13 03:14:24 来源:本站 点击数:191】【字号:

  鸡西新城煤矿争夺战_金融/投资_经管营销_专业资料。鸡西新城煤矿争夺战:昔日 5000 万 寻下家 如今上亿元引争抢 2016 年 11 月 12 日 02:20 华夏时报 煤价不断上涨,不仅令资本市场上“煤飞色舞”,也引爆黑龙江鸡西新城煤 矿九采区

  鸡西新城煤矿争夺战:昔日 5000 万 寻下家 如今上亿元引争抢 2016 年 11 月 12 日 02:20 华夏时报 煤价不断上涨,不仅令资本市场上“煤飞色舞”,也引爆黑龙江鸡西新城煤 矿九采区九井的经营权争夺战。 2014 年煤价陷入低谷时,该矿井折价 5000 万元,也很难找到投资人接盘。 而如今,它的价值大幅跳升到过亿元。不过,大打出手的该矿井 3 名股东,目前 尚未享受煤炭涨价带来的红利,愈演愈烈的对攻或令他们错过最佳的收获时间。 在法律人士看来,一份被指存在漏洞的《股份转让协议》如何解读,将决定 矿井经营权的最终归属。 存有缺陷的协议 引发争夺的矿井, 位于东北地区最大的煤城黑龙江鸡西市的北部,隶属于鸡 西矿业集团新城煤矿。1999 年,矿主苏志国“投资”承包经营新城煤矿九采区 九井,该矿原属国企,后被要求改造,苏志国完成了煤矿改造,并补办了相关手 续。 2014 年 11 月,因煤价大跌出现资金困难,苏志国决定将矿井作价 5000 万元,吸收张有胜、郭金海入股,并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 记者注意到,这份《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张有胜出资 1750 万元、郭金海出 资 1500 万元,分别向苏志国购买 35%股份、30%股份,但此款项并不是直接 付给苏志国,而是投入到矿井的改造上。协议还约定,购买股份的二人,只须履 行部分义务,即分别投资 1000 万元、900 万元。待矿井产生利润后,二人以其 应得的利润,先向苏志国支付,作为股份转让价款的抵顶。 苏志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协议签订得很草率,未将相关细节斟酌清 楚,存在漏洞,以致后来发生了误解。他承认,因当时煤炭价格下降,且改造的 压力较大,在转让价款额度、支付方式上他都有让步。 苏所指的漏洞,即未约定完成投资后,如果不能生产,怎么处置纠纷。多年 后,这一问题呈现,导致矛盾爆发。 而事实上,即使引入两位新的投资人,并完成了大约 2100 万元的投入,该 矿井也一直未能正常生产,只能小规模试生产,没有产生利润。这意味着,将大 部分股份转让给两人后,苏志国未能获得任何回报。 在一份张、郭二人给苏志国的函件中,张、郭二人坚持认为,因为没有产生 利润,苏志国无权要求他们支付股份转让款。 另一方面, 根据协议约定, 在完成签约后, 矿井的经营权全部转由持股 35% 的张有胜负责。在未取得利润的情况下,苏志国既没有获得金钱上的收益,也将 矿井经营权拱手让于他人。 更要命的是,因为经营不佳,矿井还拖欠工人工资,欠缴安全保证金、行业 管理费、材料款等。欠薪事件导致矿工,引起鸡西市政府高度关注,在持续 压力之下,作为原矿主的苏志国只得对外借债,才勉强解决了工资拖欠问题。 2016 年 7 月 16 日,苏志国向郭、张二人发出通知,以二人未履行合同主 要条款为由,要求解除《股份转让协议》,收回矿井经营管理权。张、郭二人随 后在 7 月 27 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协议,清算资产,分割合伙财产。 而苏志国立即提出反诉,同样要求解除协议,但主张张、郭二人应返还涉案 矿区的经营资产及全部经营权,并排除妨害。苏同时指出,张、郭二人属不同主 体,争议标的不同,不符合共同原告条件。据悉,此案仍在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 法院审理中。 谁的经营权? 据了解,在相关诉讼材料中,张、郭二人认为,依照协议,他们已经总共支 付了 2100 余万元,超过了协议约定的 1900 万元的额度,且替苏志国也进行了 垫付,即完全履行了协议内容。他们认为,苏要求解除协议的理由不成立。 而苏志国认为,张、郭二人所投入的 2100 余万元为投资款,并非交付股份 转让款。因此,二人未履行协议的主要条款,根据合同法相关内容,他有权解除 协议。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教授韩波、戴孟勇均认为,如果苏志国没有 收到股份转让款,他依法有权解除《股份转让协议》。从程序上而言,苏向张、 郭二人发出解除通知后, 二人若未在规定期限内依法提出异议, 《股份转让协议》 即被解除。因此,苏志国依法有权请求张、郭返还涉案矿区的经营资产及全部经 营权。 截至目前,该案仍在法院审理阶段。不过,案件审理之时,矿井的争夺却在 激烈进行。相关图片显示,双方曾动用数十人的队伍进行对恃,其中有人被打得 头破血流。最终张、郭二人以武力控制矿井,并驱赶矿工,锁上大门,矿井陷入 停产之中。 失去控制权的一方提出控告。令他们意外的是,其控告的“寻衅滋事罪”、 “妨碍公共秩序罪”,被公安机关以不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化解,案件未获 受理,在检察院监督立案程序中。苏志国还认为公安局不予立案是不作为,已经 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至今尚未做出立案或者不予立案的结论。 “公安机关这种行为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是对违法行为的纵容。”苏志国 说。 记者在郭、张二人的起诉状上看到,他们的诉讼主张是:依法清算,分割合 伙财产。但苏志国认为,“分割合伙财产”的表述有问题,而应该是返还股份投 资款或转让款。苏认为是给付之诉,与“合伙”无关,因为矿还是他的。 在民商法学家看来,如果双方因资金困难无法生产,可以用清算的方式,打 破目前的僵局。不过,无法回避的是,经营权到底是谁的? 苏志国的诉讼代理人张百合认为,依照法律,涉案合同应该解除。苏志国将 据此要求法院排除妨害,主导煤矿的经营生产。 记者获知,合作中起争议的原因,在于煤炭价格上涨。据称,该矿的煤炭质 量在鸡西属于最佳之列,其当前的价值相比于当初 5000 万的作价,或有一倍的 增值。